2019 ISCD Official Positions – Adult (Chinese)

2019 國際臨床骨密檢測學會目前立場 (成人)

以下是國際臨床骨密檢測學會在2019年更新的官方立場。新的或自2015年修正的官方立場標以粗體字

骨密度(BMD)檢測的適應症

  • 65歲以上的婦女
  • 對於小於65歲的停經婦女,骨密度檢測是必要的,假使她有低骨量的危險因子,例如;
    • 低體重
    • 曾經骨折
    • 使用高風險性藥物
    • 與骨流失相關的疾病或情況
  • 正處於停經階段且具有骨折危險因子如低體重、曾經骨折或使用高風險性藥物之婦女
  • 70歲以上男性
  • 對於小於70歲的男性,骨密度檢測是必要的,假使他有低骨量的危險因子,例如
    • 低體重
    • 曾經骨折
    • 使用高風險性藥物
    • 與骨流失相關的疾病或情況
  • 脆弱性骨折者
  • 罹患可能導致低骨量或骨流失之相關疾病者
  • 所服用藥物和低骨量或骨流失有相關者
  • 任何被認為需要用藥物治療者
  • 任何接受治療中,用以監測治療效果者
  • 未曾接受治療者卻有骨流失的證據足以導致接受治療者

參照上列各項適應症,停止使用雌激素的女性應考慮接受骨密度檢測

T值的參考資料庫

  • 統一使用白種人(未經種族校正)女性的正常資料庫於所有種族的女性
  • 統一使用白種人(未經種族校正)女性參考資料於所有種族的男性
  • 製造商應繼續使用第三次全國健康與營養檢驗調查(NHANE III)的資料作為女性股骨頸及全髖骨的T值參考標準
  • 製造商應繼續使用他們自己的腰椎資料庫作為T值參考標準
  • 假如可以得到當地的參考資料,應該僅使用於計算Z值而非T值

*備註:使用本建議仍需視當地的要求而異

以中軸型雙能量X光吸收儀(DXA)作診斷

  • 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參考標準為股骨頸T值等於或小於-2.5時可診斷為骨質疏鬆症
    • 此T值計算的參考標準為女性、白種人、年齡介於20-29歲之NHANES III資料庫
  • 當停經後婦女或50歲以上男性腰椎、全髖骨或股骨頸的T值等於或小於-2.5時可診斷為骨質疏鬆症
    • 在某些情形可採用橈骨33%長度處(亦稱為1/3橈骨)

*備註:髖骨其他判讀區間如華德氏區(Ward’s area)及大轉子(greater trochanter)不應用來作為診斷依據。使用本建議仍需視當地的要求而異。

  • 骨骼測量位置
    • 所有的病人應同時檢測後前位脊椎及髖骨的骨密度
    • 當以下情形時應測量前臂骨密度
      • 當無法測量或判讀髖骨和/或脊椎時
      • 副甲狀腺機能亢進
      • 過度肥胖者(超過DXA檢查台體重限制)
  • 脊椎判讀區間
    • 應採用後前位第一至第四腰椎作為脊椎骨密度測量
    • 應計算所有可評估的腰椎,僅排除受到局部結構變化或假影影響之脊椎。如果不能四節全用,就用三節;不能使用三節,就用兩節
    • 決不用單一節脊椎骨密度來作診斷分類
    • 僅剩一節可評估的腰椎時,應考慮其他可用骨骼部位作診斷
    • 當出現下列之解剖異常腰椎,判讀時可能被排除:
      • 在系統解析度下有明確異常或無法評估者;或
      • 有問題和相鄰椎體的T值差距超過1.0時
    • 當某節脊椎被排除後,應以剩餘節數之脊椎骨密度來計算T值
    • 側位脊椎影像不應作為診斷使用,但可作為監測使用
  • 髖骨判讀區間
    • 採用股骨頸或全髖骨兩者任一最低值
    • 可以測量任何一側髖骨之骨密度
    • 尚未有足夠證據來決定雙側髖骨骨密度平均T值可否作為診斷依據
    • 髖骨骨密度平均值可用來監測骨密變化,但仍建議採用全髖骨值為佳
  • 前臂判讀區間
    • 使用非慣用手的橈骨33%長度處(有時候稱為1/3橈骨)作為診斷,其他前臂區間均不建議使用

骨折風險評估

  • 診斷分類與以骨密度進行骨折風險評估明顯不同
  • 任何被驗證過的技術都可以用來作為骨折風險評估,包含測量一個部位以上也有助於改善風險評估

骨缺乏的用詞

  • 骨缺乏(osteopenia) 一詞仍保留使用,但是建議改用低骨量(low bone mass)或低骨密度(low bone density)
  • 低骨量或低骨密度患者非必然具有高骨折風險

停經後婦女和50歲以上男性之骨密度報告

  • 建議採用T值
  • 使用世界衛生組織的分類標準

停經前婦女和50歲以下男性之骨密度報告

  • 建議採用Z值,而非T值;尤其在兒童特別重要
  • 當Z值等於或小於-2.0時稱之為低於同齡的預期值(below the expected range for age),當Z值大於-2.0時稱之為介於同齡的預期值(within the expected range for age)
  • 50歲以下男性僅靠骨密度不可診斷為骨質疏鬆症
  • WHO的診斷標準可以用於停經過渡期的女性

Z值參考資料庫

  • Z值應該以有適當參考資料存在的特定族群為參考值。為了Z值的計算,病患自述種族資料應被採用

系列骨密度測量

  • 根據該地區適用之指引,系列骨密度檢測與臨床骨折風險評估、骨代謝指標、身高流失及骨小樑指數等合併考量,可用來決定未治療的病患是否應該開始治療
  • 系列骨密度檢測可以藉由發覺骨密度的增加或穩定來追蹤治療的反應
  • 系列骨密度檢測應用來監測停止骨質疏鬆藥物治療的個案
  • 系列骨密度檢測可檢測骨密度流失、找出評估治療遵醫囑性的需求、評估續發性骨質疏鬆原因、及再次評估治療選項
  • 當檢測結果可能會影響病人處置時,則應追蹤骨密度檢測
  • 骨密度檢測的時間間隔應該根據每個病人的臨床狀況而定:通常為開始治療或改變治療後一年較適當,一旦治療效果確立,可以有較長的時間間隔
  • 在與快速骨質流失,如類固醇治療相關的情況下,較頻繁的檢測是適當的

假體掃描和校準

DXA設備的品質管制程序應包括遵循製造商系統維護的指引。此外,若製造商的指引未有建議,則建議採以下品質管控程序:

  • 對任何雙能量X光吸收儀系統執行週期性(每週至少一次)的假體掃描,作為系統校準的獨立評估
  • 繪製及回顧校準和假體掃描的資料
  • 在執行任何骨密儀檢查後,驗證假體平均骨密度
  • 建立和執行會觸發呼叫服務的校正措施之閾值
  • 維護服務紀錄
  • 遵守政府審查,輻射檢測和法規要求

精確度評估

  • 每台雙能量X光吸收儀設備應確定其精確度誤差和計算最小顯著變化值
  • 不應使用製造商提供的精確度誤差
  • 假使雙能量X光吸收儀設備具有一個以上的技術員,應該使用來自所有技術人員的平均精確度誤差的合併數據,去建立設備的精確度誤差和最小顯著變化值,每個技術員提供的精確度誤差是在一個預先建立可接受的技能範圍內
  • 每個技術員應使用可代表院所病患族群的患者進行活體精確度評估
  • 每個技術員在學到基本掃描技能(例如,製造商培訓),並已完成約100例患者掃描後,都應該做一個完整的精確度評估
  • 如果安裝了新的雙能量X光吸收儀系統,應該重複作精確度評估
  • 如果技術員的技術水準有變,應該做重複的精確度評估
  • 執行精確度分析
    • 測量15個病患3次或30個病患2次,每次掃描後須重新定位病患
    • 計算群體平方根標準差(RMS-SD)
    • 計算群體在95%的信賴區間之最小顯著變化值
  • 個別技術員的最低可接受精確度為:
    • 腰椎:1.9% (LSC=5.3%)
    • 全髖骨:1.8% (LSC= 5.0%)
    • 股骨頸:2.5% (LSC=6.9%)
    • 如果一個技術員的精確度比這些值還差的話,則需要再培訓
  • 精確度評估應該是標準的臨床工作。精確度評估不是研究,且可能對患者有益。它不應該需要人體試驗委員會的核准。遵守當地的輻射安全法規是必要的。執行精確度評估需要參與患者的同意

DXA系統的交叉校準

  • 當更換硬體,而不是整個系統,或用相同技術(製造商和型號)更換系統時,交叉校準應當由一位技術員在硬體變化前後執行做10次有重新定位的假體掃描
    • 如果在平均骨密度有大於1%的差異,應聯繫製造商維修/校正
  • 當變動使用不同技術但相同製造商的整個系統,或由不同製造商的系統時,一種交叉校準的方法是:
    • 在60天內掃描代表該設備的病患族群的30例患者,一次在最初系統,然後兩次在新系統上
    • 測量臨床工作常用的測量解剖部位,一般是脊椎和近端股骨
    • 設備必須按照當地有關雙能量X光吸收儀的適用法規
    • 使用ISCD DXA交叉校準工具計算初始和新機之間的平均骨密度關係和最小顯著變化值 (www.ISCD.org)
    • 使用此最小顯著變化值作新舊系統的比較。如果每個常用的骨骼測量部位可以進行交叉校準,則系統間的定量比較就可以進行
    • 一旦新的精確度評估已在新系統上執行,今後所有掃描應與使用新建立的系統內的最小顯著變化值所作的新系統掃描作比較

DXA系統的交叉校準-加上硬體或軟體系統

  • 當在原有(指標) DXA掃描儀加上相同技術的DXA掃描儀(製造商和型號),為了讓病人可以在不同設備交互掃描,應在指標及新增掃描儀對同一個脊椎假體在20個不同天進行交叉校準,來建立個別平均骨密度數值。若在不同設備間發現平均骨密度有大於0.5%的差異,需聯繫製造商做維修/校正,將新增設備送回以符合指標掃描儀,並以相同步驟驗證新的校準
    • 特定可能適用額外狀況如
      • 當DXA掃描儀是安裝在同一建築物或院區且使用同一技術員,則可使用指標掃描儀的原先最小顯著變化值來做為掃描儀間的比較
      • 當系統是安裝在明顯不同地理位置、或使用不同技術員、或用在不同病人族群研究時,必須在不同位置執行精確度分析,來計算所有個別技術員的平均最小顯著變化值。當有多個技術員操作單一台掃描儀時,使用國際臨床骨密檢測學會官方立場提供的計算器來計算最小顯著變化值
  • 當在加上不同技術的DXA系統、相同或不同製造商以不同技術做的系統,當需要同時維持原有掃描儀運作,建議的交叉校準方式如
    • 選定一台掃描儀作為指標(黃金準則)設備,每個新增的設備都應與指標設備做交叉校準
    • 在60天內掃描代表該設備的病患族群的30例患者,一次在指標系統,然後兩次在新系統上。每個病患可以在同一天於兩個掃描儀量測,也可以在不同天量測,但不能超過30天
    • 測量臨床工作常用的測量解剖部位,一般是脊椎和近端股骨
    • 使用ISCD DXA交叉校準工具計算指標和新機之間的平均骨密度關係和最小顯著變化值
    • 使用平均最小顯著變化值作新舊系統的比較。如果每個常用的骨骼測量部位可以進行交叉校準,則可以做系統間的定量比較
    • 當活體交叉校準等效性建立後,要在所有交叉校準設備以合適外部假體頻繁地掃描,謹慎監測所有系統的長期穩定性。此穩定性應為假體平均骨密度在各系統間保持在交叉校準所得數值的0.5%以內
    • 設備間最小顯著變化值不應用於同時在一個設備接受兩次掃描的病患。在第二個設備重複掃描,進行共通最小顯著變化值(generalized LSC (gLSC))計算,所得到的設備內最小顯著變化值,應該被用於同時在一個設備接受兩次掃描的病患
    • 設備必須服從該地區適用的DXA規範
  • 如果不進行交叉校準評估,就無法與過去機器作定量比較。因此應該建立一個新的基準骨密度和系統內最小顯著變化值

設備間的骨密度比較

  • 在無交叉校準的設備間定量比較骨密度或計算最小顯著變化值是不可能的
  • 病患應回到最近一次接受DXA檢查的設備,取得該設備活體精確度及最小顯著變化值,並且不該超過已建立的最大數值資料

脊椎骨折評估的命名

  • 脊椎骨折評估(VFA)是正確的用詞,用來表示以檢測脊椎骨折的目的所進行的密度測量脊椎影像

脊椎骨折評估的適應症

  • 使用標準放射影像技術的側面脊椎影像或密度測量脊椎骨折評估的適應症為當T值小於-1.0和有下述一項或多項情況時;
    • 70歲以上的女性或80歲以上的男性
    • 比過去身高減少大於4公分(大於1.5英吋)
    • 自訴但未證實的過去脊椎骨折
    • 糖皮質激素治療,持續3個月以上每天5毫克以上的醋酸去氫副腎皮質素(prednisolone)或相等效價者

定義和報告脊椎骨折評估有骨折之方法

  • 用於脊椎骨折鑑別的方法應該是類似於標準的放射學方法,並在報告中提供
  • 骨折的診斷應根據視覺評估,包括級別/嚴重程度的評估。不建議單獨的形態測定法,因為它是不可靠的診斷
  • 該Genant視覺半定量方法是目前診斷脊椎骨折與脊椎骨折評估的臨床技術選擇
  • 如果需要的話,變形的嚴重程度可以通過形態的測量作確認

使用額外影像方式作後續脊椎骨折評估的適應症

  • 執行額外影像的決定必須根據每個病人的整體臨床表現,包括脊椎骨折評估結果
  • 後續影像檢查的適應症包括:
    • 兩個或更多的輕度(1級)變形沒有任何中度或重度(2或3級)的變形
    • 不能歸因於良性原因的脊椎病灶
    • 脊椎變形出現在已知有惡性腫瘤相關病史的病人
    • 不確定性骨折
    • 第7胸椎至第4腰椎有無法辨識的脊椎
    • 硬化性或溶骨性變化,或有除骨質疏鬆症外的情況

備註:脊椎骨折評估是用來檢測脊椎骨折而非其他異常

系列側面影像檢查

    重複脊椎骨折評估或側面脊椎影像於高風險病患(如:比過去身高減少大於4公分(大於1.5英吋)、自訴但未證實的脊椎骨折、糖皮質激素治療持續3個月以上每天5毫克以上的醋酸去氫副腎皮質素(prednisolone)或相等效價者

DXA用於偵測非典型股骨骨折範疇之異常

  • 在非典型股骨骨折範疇,應檢視股骨DXA影像中局部皮質骨的異常
  • 當DXA用於偵測非典型股骨骨折範疇之異常時,應使用可產生雙側全股骨影像之掃描。雙側股骨全長影像報告須指出有無發現非典型股骨骨折。若在側邊皮質骨處發現局部皮質骨增厚,報告應指出是否有一條透明線。若臨床上適當則考慮加做其他影像檢查
  • 在使用雙磷酸鹽類藥物或denosumab治療或累積使用三年以上且於最近一年內停止此類藥物、特別是有接受糖皮質激素治療之病患,都可考慮接受雙側股骨全長影像以偵測非典型股骨骨折範疇之異常

基本的DXA報告:最低要求

  • 人口統計資料(姓名、病歷號碼、出生日期、性別)
  • 需求提供者
  • 檢測的適應症
  • 製造商和使用的儀器型號
  • 技術品質和檢查限制,說明為什麼一個特定部位或判讀區間是無效或不包括在內
  • 每個部位骨密度g/cm2
  • 骨骼部位、判讀區間,如果適當的話,加註被掃描側
  • 適當的T值和/或Z值
  • 世界衛生組織對停經後女性和50歲及以上男性的診斷標準
  • 危險因子,包括關於先前非創傷性骨折的資訊
  • 關於骨折風險的說明。任何使用相對骨折風險必須指定比較的族群(例如,年輕成人或年齡匹配者)。當這些方法都建立後,國際臨床骨密檢測學會傾向使用絕對骨折風險預測
  • 對低骨密度的續發性原因作適當醫療評估的一般性說明
  • 下一次骨密度檢查的必要性和時機的建議

追蹤性DXA報告

  • 關於哪次過去或基本檢查和判讀區間被用以比較的說明
  • 關於你的設備的最小顯著變化和比較的統計顯著性之說明
  • 如果可以的話,以g/cm2和百分比方式報告目前和過去的檢查之間的顯著變化
  • 對任何外面檢查的意見,包括過去執行檢查的製造商及型號和比較的適當性
  • 下一次骨密度檢查的必要性和時機的建議

DXA報告:選擇性項目

  • 建議進一步的非骨密度檢測,如X光、磁振造影、電腦斷層掃描等
  • 對藥物和非藥物介入的建議
  • 對比參考族群的增加比例
  • 對評估續發性骨質疏鬆症的特定建議

DXA報告:不應該包括的項目

  • 無過去骨密度的資訊就說明有骨缺乏
  • 提及“輕度”、“中度”或“顯著”骨缺乏或骨質疏鬆症
  • 對不同的判讀區間作分別的診斷(例如,髖部的骨缺乏和脊椎的骨質疏鬆症)
  • 假如病人不是80歲,說明如“她有80歲的骨頭”
  • 非技術上有效的骨骼部位之結果
  • 骨密度的變化,如果依據精確度誤差和最小顯著變化下並不顯著改變時

脊椎骨折評估報告(VFA)的組成

  • 患者身分、轉介醫師、檢查適應症、技術品質和判讀
  • 如果可以的話,VFA報告也應包括檢查的比較和臨床變化的意義
  • VFA報告應對以下作解說
    • 無法評估的脊椎
    • 變形的脊椎,以及變形是否與脊椎骨折一致
    • 不明原因的脊椎以及脊椎外病變
  • 選擇的部分包括骨折風險及進一步的檢查建議

  • 骨小樑指數與停經後婦女的脊椎、髖骨及主要骨鬆性骨折風險有關
  • 骨小樑指數與50歲以上男性的髖骨骨折風險有關
  • 骨小樑指數與50歲以上男性的主要骨鬆性骨折風險有關
  • 骨小樑指數不應單獨用以決定臨床工作上的治療建議
  • 骨小樑指數可以與FRAX和骨密度聯合使用以調整停經後婦女和老年男性FRAX的骨折機率
  • 骨小樑指數用於監測停經後的骨折疏鬆症婦女其雙磷酸鹽治療是無效的
  • 骨小樑指數與有第二型糖尿病的停經後婦女之主要骨鬆性骨折風險有關

髖骨幾何測量

  • 來自DXA的髖骨軸長(HAL)與停經後婦女的髖骨骨折風險有關
  • 下述來自DXA的髖骨幾何測量參數[CSA (橫斷面面積)、OD(外徑)、SM(斷面模數)、BR(屈曲應力比)、CSMI(橫斷面慣性矩)、NSA(股骨頸幹角)]不應用於評估髖骨骨折風險
  • 來自DXA的髖骨幾何測量參數(CSA, OD, SM, BR, CSMI, HAL, NSA)不應用於啟動治療
  • 來自DXA的髖骨幾何測量參數(CSA, OD, SM, BR, CSMI, HAL, NSA)不應用於監測

對非中軸型雙能量X光吸收儀儀器的一般性建議:定量電腦斷層(QCT)、周邊型定量電腦斷層(pQCT)、定量超音波(QUS)及周邊型雙能量X光吸收儀(pDXA)

對於QCT、pQCT、QUS及pDXA,以下的一般建議是類似於中軸型DXA的技術定義。臨床骨密雜誌(Journal of Clinical Densitometry)印有全文文檔,提供設備間技術性差異的範例,目前製造商骨折預測能力,以及等效性研究的需求

  • 來自不同的設備骨密度測量不能直接比較
  • 應由前瞻性試驗或通過證明與臨床驗證設備等效的方法獨立驗證不同設備的骨折風險預測
  •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診斷分類,不能使用來自於非DXA在股骨頸、全股骨、腰椎,或三分之一(33 %)橈骨測量的T值,因為這些T值並不等同於經DXA所得之T值
  • 在臨床應用前,應提供給操作者和判讀者其設備特定的教育和培訓
  • 品質管控程序應定期進行

基本非中軸型DXA儀器(QCT、pQCT、QUS及pDXA)報告:最低要求

  • 測試日期
  • 人口統計資料(姓名、出生日期或年齡、性別)
  • 需求提供者
  • 報告的接受副本名稱
  • 檢測適應症
  • 製造商,以及儀器型號和軟體版本
  • 測量值
  • 參考數據庫
  • 骨骼部位/判讀區間
  • 檢測的品質
  • 檢測的限制,包括WHO分類不能應用於從QCT、pQCT、QUS,和pDXA [非三分之一(33%)橈骨]等獲得的T值之說明
  • 臨床危險因子
  • 骨折風險估計
  • 對低骨密度的續發性原因作醫療評估的一般性說明可能是適當的
  • 後續追蹤影像的建議

備註:臨床骨密雜誌印有定量電腦斷層和周邊型定量電腦斷層章節中的全文文檔提供適當的技術項目的清單

非中軸型DXA儀器(QCT、pQCT、QUS及pDXA)報告:選擇性項目

  • 報告可以包括下述選擇性項目
    • 藥物和非藥物介入的建議

定量電腦斷層(QCT)和周邊型定量電腦斷層(pQCT)

  • 取像
    • 使用單張切片QCT,第1腰椎至第3腰椎應該掃描;使用3維QCT,第1腰椎至第2腰椎應該掃描
    • 近端股骨的QCT取像應該從股骨頭延伸至股骨幹
    • 對於以密度為基礎的QCT,如果保持掃描儀的穩定性,則可以使用非同步校準來取代掃描校準假體
    • 僅當驗證儀器特異切點和掃描儀穩定度建立時,才可能以隨機斷層掃描篩檢脊椎或近端股骨有低骨密度或低骨強度的病患
  • 診斷
    • 自QCT的2維投影資料計算的股骨頸和全髖骨T值等於根據WHO標準診斷骨質疏鬆症的相應DXA之T值
  • 骨折預測
    • QCT測量脊椎骨小樑骨密度與DXA測量前後位脊椎骨密度有至少相同的能力預測停經後婦女脊椎骨折。目前缺乏足夠的證據來支持男性立場
    • 目前缺乏足夠的證據建議脊椎定量電腦斷層作為無論是女性或男性髖骨骨折的預測
    • 在停經後婦女和老年男性,除了DXA測量髖骨骨密度,QCT測量全股骨骨小樑骨密度也可預測髖骨骨折
    • 前臂橈骨最末端的pQCT可以預測停經後婦女髖部而非脊椎的脆弱性骨折。目前缺乏足夠的證據可支持此立場用於男性
  • 治療決策
    • 中軸型DXA測量脊椎和股骨是作治療決策的首選方法,可能的話應該使用。當QCT和DXA都可用並提供比較信息時,DXA是首選以限制輻射暴露
    • 但是,如果中軸型DXA不能做,但脊椎QCT及橈骨pQCT使用設備特定的閾值,並結合臨床危險因子評估的骨折機率是夠高時,可以開始藥物治療
  • 監測
    • QCT的腰椎骨小樑骨密度可以使用於監測年齡、疾病、治療相關的骨密度變化
    • QCT測量近端股骨的整體和骨小樑骨密度可以用於監測年齡和治療相關的骨密度變化
    • pQCT測量橈骨的最末端骨小樑及整體骨密度可以使用於監測年齡相關的骨密度變化
  • 有限元素分析(FEA)
    • QCT為基礎的FEA估計之脊椎強度可預測停經後婦女的脊椎骨折。
    • QCT為基礎的FEA估計之脊椎強度與用於預測老年男性脊椎骨折的脊椎DXA能力相當。
    • QCT為基礎的FEA估計之股骨強度與用於預測停經後婦女與老年男性股骨骨折的髖骨DXA能力相當。
    • FEA不能用於使用目前WHO的T值之定義診斷骨質疏鬆症。
    • QCT為基礎的FEA估計之脊椎或股骨強度可用於使用驗證的的閾值並結合臨床危險因子啟動的藥物治療。
    • QCT為基礎的FEA估計之脊椎或股骨強度可用於監測與年齡和治療相關的變化
  • 報告
    • 對於使用全身電腦斷層掃描儀的QCT,以下額外的技術項目應報告:
      • 斷層取像和重建參數
      • 千伏(kV)、 毫安培秒(mAs)
      • 取像過程的準直
      • 每轉檯面增加量
      • 檯面高度
      • 重構切片厚度,重建增加量
      • 重建核心
  • 對於使用專用pQCT掃描儀的pQCT,下列額外的技術項目應報告:
    • 斷層取像和重建參數
    • 重構的切片厚度
    • 單/多切片取像模式
    • 多片取像模式的掃描範圍長度

定量超音波(QUS)

  • 取像
    • 臨床使用QUS處理骨質疏鬆症的唯一驗證之骨骼部位是足跟
  • 骨折預測
    • 經過驗證的足跟QUS設備可預測停經後婦女(髖部,脊椎,和整體骨折風險)和65歲以上男性(髖部和所有非脊椎骨折)的脆弱性骨折,並獨立於中軸型DXA骨密度
    • 足跟QUS和中軸型DXA間結果不一致的情況並不少見,不一定是方法錯誤
    • 足跟QUS結合臨床危險因子可以辨識骨折機率很低的族群,而不需要作進一步診斷評估。(臨床骨密雜誌印有全文文檔提供設備特定閾值的範例和個案研究結果的策略。)
  • 治療決策
    • 中軸型雙能量X光吸收儀測量脊椎和股骨是作治療決策的首選方法,可能的話應該使用。但是,如果中軸型雙能量X光吸收儀不能做,但足跟定量超音波使用特定的設備的閾值,並結合臨床危險因子評估的骨折機率是夠高時,可開始使用藥物治療。(臨床骨密雜誌印有全文文檔提供設備特定閾值的範例。)
  • 監測
    • QUS不能使用於監測骨質疏鬆症治療的骨骼效果

周邊型雙能量X光吸收儀(pDXA)

  • 骨折預測
    • 通過驗證pDXA設備的測量可用於評估停經後婦女脊椎和的整體脆弱性骨折的風險,但其脊椎骨折的預測能力比中軸型DXA和足跟QUS差。目前缺乏足夠的證據可支持此立場用於男性
    • 橈骨的pDXA結合臨床危險因子可以辨識骨折機率很低的族群,而不需要作進一步診斷評估。(臨床骨密雜誌印有全文文檔提供設備特定閾值的範例和個案研究結果的策略。)
  • 診斷
    • 世界衛生組織診斷分類可以應用於DXA測量的股骨頸、全股骨、腰椎,以及利用驗證過的年輕成人資料庫的DXA和pDXA測量的三分之一(33%)橈骨判讀區間
  • 治療決策
    • 中軸型DXA測量脊椎和股骨是作治療決策的首選方法,可能的話應該使用。但是,如果中軸型DXA不能做時,但橈骨pDXA (或DXA)使用設備特定的閾值,並結合臨床危險因子所評估的骨折機率是夠高時,可以開始藥物治療。(臨床骨密雜誌印有全文文檔提供設備特定閾值的範例。)
  • 監測
    • pDXA設備不能用於臨床上監測目前骨質疏鬆症藥物治療的骨骼效果

人體組成

  • 適應症
    • DXA的全人體組成及區間分析可以在下述情況下使用
      • 在愛滋病病患,評估使用抗反轉錄病毒藥物有脂肪萎縮相關風險的脂肪分布情形。(目前 stavudine [d4T] 和 zidovudine [ZDV, AZT])
      • 在接受減重手術的肥胖病患(或藥物、飲食、或減重療法有預期性大量體重減少),當減重超過10%時,評估脂肪和瘦體質量變化。對臨床結果的影響未確定
      • 在肌肉無力或身體功能較差的患者,評估脂肪和瘦體質量。對臨床結果的影響未確定
    • 懷孕是DXA檢測人體組成的禁忌。在臨床上使用DXA作全身組成分析和骨密度檢查的限制是體重超過檢查檯限制,最近服用顯影劑和/或假影。放射性藥物可能會干擾一些DXA製造商所使用的系統結果準確性
  • 取像
    • 沒有假體在跨廠牌比較活體結果時,可以除去人體組成的系統差異
    • 當比較跨廠牌的活體結果時,活體交叉校準的研究是必要的
    • 相同品牌和型號的交叉校準系統時,可以使用適當的全身假體進行
    • 如果系統已經用適當的全身假體交叉校準過,則測量人體組成的變化,可以在同一品牌和型號的兩種不同的系統之間進行評估
    • 當變更硬體,而不是整個系統,或使用相同的技術(品牌和型號)更換系統時,交叉校準應在硬體變更前後,由一個技術員進行做10次有重新定位的全身假體掃描。如果觀察到平均百分比脂肪質量,脂肪質量或瘦體質量大於2%的差異,則與製造商聯繫維修/校正
    • 目前沒有全身假體可以用來作為軟組織組成或骨礦物質量的絕對參考標準
    • 在DXA人體組成設備的品質管控程序應包括遵循製造商系統維護的指引。此外,若製造商的指引未有建議,則建議採以下品質管控程序
      • 對任何雙能量X光吸收儀系統執行週期性(每週至少一次)的人體組成假體掃描,作為系統校準的獨立評估
      • 繪製及回顧校準和假體掃描的資料
      • 在執行任何骨密儀檢查後,驗證人體組成假體平均百分比脂肪質量和組織質量
      • 建立和執行會觸發呼叫服務的校正措施之閾值
      • 維護檢查紀錄
      • 遵守政府審查,輻射檢測和法規要求
    • 病患一致的定位和準備(如空腹狀態、服裝、當日時間、體能活動、排空膀胱)對精確的測量很重要
    • 手臂,手,腿和腳應該盡可能按NHANES的方法擺放(手心向下離開身體,雙腳置中,腳踝約束,雙臂伸直或略有角度,面朝上及下巴置中)
    • “偏移掃描”應使用在病人身材太寬,以至於不在掃描範圍內,且是使用特定掃描儀型號驗證過的程序
    • 每個技術員應使用代表該院所病患族群所有人體組成的量測,執行活體精密度評估
    • 個別技術員的總脂肪質量,總瘦體質量和百分比脂肪質量之最小可接受精確度分別為3%、2%和2%
    • 始終使用製造商的建議作判讀區間定位
    • 始終使用製造商的建議去除假影
  • 分析和報告
    • 對於成年人全身(含頭)的身體質量指數、骨密度、骨礦物含量、總質量、總瘦體質量、總脂肪質量和百分比脂肪質量的數值應該出現在所有的報告
    • 當使用四組份模式時,DXA的全身骨礦物含量應該使用NHANES 1999年至2004年的參考資料作為代表
    • DXA之肥胖和瘦體質量包括內臟脂肪組織(VAT)、四肢瘦體質量指數(ALMI:四肢瘦體質量/身高2)、雄型/雌型百分比脂肪質量比、軀幹比腿部脂肪質量比、瘦體質量指數(LMI:瘦體質量/身高2)、脂肪質量指數(FMI:脂肪質量/身高2)則是選擇性的測量值。這些測量值的臨床應用目前尚未確定
    • 當比較美國族群,1999至2004年NHANES的人體組成資料是最適合於不同的種族、性別,及年齡從8至85歲。[備註:參照一個族群並不意味著健康狀況。]
    • 如果要使用方法來調整非常態,用Z值和百分位數兩者來報告是適當的
    • 使用DXA作肥胖測量(百分比脂肪質量和脂肪質量指數)可能在有心臟代謝的結果風險分層的患者是有用的。用來定義肥胖的特定閾值尚未建立
    • “低瘦體質量”可以用四肢瘦體質量除以身高的平方(ALM/height2)與從一個年輕的成人、種族和性別匹配的族群衍生的Z值來的定義。來自肌少症的共識指引的低瘦體質量閾值仍有待進一步確立

DXA用於脊髓損傷病患

  • 所有因脊隨損傷導致永久性運動或感覺失調的成人病患,都應在醫療情況穩定時,盡快接受全髖骨、近端脛骨及遠端股骨之DXA檢查
  • 當有正常值時,成人脊隨損傷病患全髖骨、近端脛骨及遠端股骨之骨密度應該用於診斷骨質疏鬆、預測下肢骨折機率及監測治療反應
  • 對脊隨損傷病患治療效果之系列DXA評估應包含全髖骨、近端脛骨及遠端股骨,且在治療後最少12個月後、每間隔1至2年評估
  • 目前對負重運動之絕對禁忌,尚無已確立之骨密度最低閾值。在從事負重運動前應該以骨密度及臨床風險因子來評估骨折風險

DXA用於跨性別及非常規性別者

  • 跨性別及非常規性別者若有以下狀況,基準骨密度檢測是必要的
    • 有生殖腺切除術病史,或在接受賀爾蒙療法前有接受會降低內生性性腺類固醇的治療
    • 性腺功能低下症且無計畫接受性別確認之賀爾蒙療法。
    • 存在現有國際臨床骨密檢測學會對骨密度檢測的情況,如:使用糖皮質激素和副甲狀腺亢進。
  • 當檢測結果可能會影響病人處理時,跨性別及非常規性別者應作追蹤骨密度檢測。舉例如下:
    • 符合國際臨床骨密檢測學會定義之低骨密度
    • 接受抑制青春期的治療,如:性釋素類似物
    • 性別確認賀爾蒙療法之服藥不醫從、或劑量不適當
    • 計畫停止性別確認賀爾蒙療法
    • 有其他骨流失或脆弱性骨折發生
    • 骨密度檢測之間隔應該依據每個病人的臨床情況做個人化考量,一般來說,每1至2年一次,直至骨密度穩定或進步,爾後可將間隔拉長。
  • 跨性別及非常規性別者之T值及Z值計算
    • T值計算應統一使用白種人(未經種族校正)女性的正常資料庫於所有種族的跨性別者,我們建議對50歲以上跨性別及非常規性別者,無論賀爾蒙狀態,皆以T值等於或小於-2.5時診斷骨質疏鬆症。
    • 以符合個案性別認同之性別正常資料庫來計算Z值。
    • 若醫囑開立者要求,也可用符合個案出生紀錄之性別正常資料庫來計算Z值。
    • 對非二元性別個案,應使用符合個案出生紀錄之性別正常資料庫。
    • 在諮詢問卷時應取得性別資料。
  • 跨性別個案DXA報告包含的測量參數與一般大眾相同,若有特別要求,報告應該包含根據男性及女性資料庫的Z值

DXA用於人工關節及骨科

  • 在選擇性骨科手術和脊椎手術前應該先評估骨頭健康,當符合國際臨床骨密檢測學會或該地區適應症,應該量測骨密度
    • 常規DXA掃描應包含腰椎和髖骨的前後照X光
    • 接受上肢手術的病人應考慮前臂DXA
    • 接受脊椎手術的病人應考慮脊椎骨折評估
  • 當選擇性骨科手術和脊椎手術的病人有以下會增加骨頭健康受損風險情況時,應該考慮DXA檢測
    • 糖尿病(糖尿病齡超過10年且控制不佳)
      • 若可取得,糖尿病患應接受骨小樑指數檢查
    • 發炎性關節炎
    • 長期暴露糖皮質激素治療(持續3個月以上每天5毫克以上)
    • 50歲以後有發生低衝擊性骨折
    • 第三、四、五期慢性腎臟病
    • 活動受限
    • 抽菸
  • 當手術時確認骨質不佳,骨頭健康評估、包含DXA檢測是必要的
  • 當評估髖關節和膝關節置換術時,判讀區間須包含人工關節周圍之骨幹及幹骺端
    • 在髖關節置換術後,股骨附近建議選擇Gruen區域,骨盆復健建議使用DeLee / Charnley 或Wilkinson方法
    • 根據病人情況及植入物幾何測量來調整判讀區間是可接受的
  • 髖關節置換術病患手術前DXA檢測的適應症包含
    • Dorr分類B或C
    • 在小轉子中點下方10公分處的皮質骨指數小於0.4
  • 在髖關節植入物周圍的皮質骨指數及/或皮質骨厚度可用來監測骨頭長入或吸收狀況、辨認人工關節周圍鬆脫狀況、預測植入物下陷問題、評估髖部人工關節附近接受藥物或手術對骨密度調節的效果。
  • 使用隨機斷層掃描篩為基礎的衰減程度(Hounsfield Units(HU))可用來預測骨質疏鬆 (L1 HU < 100)和骨密度正常(L1 HU > 150) 的可能性,以支持關於骨健康評估的醫療決策。

詞彙表

  • ALMI – appendicular lean mass index(四肢瘦體質量指數)
  • BMC – bone mineral content(骨礦物含量)
  • BMD – bone mineral density(骨密度)(相當於面積骨密度)
  • BMI – body mass index(身體質量指數)
  • BR – buckling ratio (屈曲應力比)
  • CSA – Cross Sectional Area (橫斷面面積)
  • CSMI – cross-sectional moment of inertia (橫斷面慣性矩)
  • DXA – dual-energy X-ray absorptiometry(雙能量X光吸收儀)
  • FMI – fat mass index(脂肪質量指數)
  • HAL – hip axis length (髖骨軸長)
  • ISCD –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linical Densitometry(國際臨床骨密檢測學會)
  • LMI – lean mass index(瘦體質量指數)
  • LSC – least significant change(最小顯著變化)
  • NHANES III –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III(第三次全國健康與營養檢驗調查)
  • NSA – neck shaft angle (股骨頸幹角)
  • OD – outer diameter (外徑)
  • PA – posterior anterior(後前位)
  • pDXA – peripheral dual-energy x-ray absorptiometry(週邊型雙能量X吸收儀)
  • pQCT – peripheral quantitative computed tomography(週邊型定量電腦斷層)
  • QC – quality control(品質管控)
  • QCT – quantitative Computed Tomography(定量電腦斷層)
  • QUS – quantitative Ultrasound(定量超音波)
  • ROI – region(s) of interest(判讀區間)
  • SM – section modulus (斷面模數)
  • SSI – strain strength index(應變強度指數)
  • TBLH – total body less head(去頭外全身)
  • TBS – trabecular bone score (骨小樑指數)
  • VAT – visceral adipose tissue(內臟脂肪組織)
  • VFA – Vertebral Fracture Assessment(脊椎骨折評估)
  • vBMD – volumetric BMD(體積骨密度)
  • WHO –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世界衛生組織

©國際臨床骨密檢測學會版權, 2019六月。取代所有先前出版之官方立場。
ISCD理事會於2019年05月28日認可接受
最近更新: 2019年07月08日

  • 繁體中文版由張軒睿/吳至行翻譯

Last modified: August 11, 2019